天富测速:新一轮购买力平价结果并没有改变中国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地位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4-06-01
2024年5月30日,世界银行发布了按新一轮(2021年轮)国际比较项目(ICP)计算的2021年世界各参与经济体本币对美元的比价、GDP及其支出项目和人均GD

2024年5月30日,世界银行发布了按新一轮(2021年轮)国际比较项目(ICP)计算的2021年世界各参与经济体本币对美元的比价、GDP及其支出项目和人均GDP等数据。根据发布结果,以美元为基准,2021年中国购买力平价(PPP)值为3.99,相当于当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61.81%。因此,按PPP法换算的中国GDP及其支出项目和人均GDP等数据与按汇率法计算的相应数据之间的差异非常大。

从中国和美国对比看,按PPP法计算,2021年中国GDP为28.82万亿美元,美国为23.59万亿美元,中国GDP比美国多5.23万亿美元,排在世界第一位,超过美国GDP22.17%;占世界GDP的比重为18.91%,高于美国3.43 个百分点。按汇率法计算,2021年中国GDP为17.81万亿美元,美国为23.59万亿美元,中国GDP比美国少5.78万亿美元,排在世界第二位,低于美国GDP 24.50%;占世界GDP的比重为18.52%,低于美国6.01个百分点。显然,按PPP法与按汇率法计算的结果相比,中国与美国的前后排位完全调了个。

从中国与其他主要发达国家对比看,按PPP法计算,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西班牙、澳大利亚、荷兰的GDP分别为5.57、5.15、3.65、3.54、2.95、2.13、2.07、1.56、1.19万亿美元,合计为27.81万亿美元,中国GDP超过这9个发达国家GDP的合计。因此,有人认为,中国已经不属于发展中国家。那么,中国到底还是否属于发展中国家?

一、按新一轮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仍属于发展中国家

衡量一个国家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指标是GDP吗?不是。不论是按汇率法计算的GDP还是按PPP法计算的GDP,都不能反映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例如,印度、俄罗斯、巴西都是世界公认的发展中国家,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都是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但2021年按PPP法计算的GDP,印度为10.96万亿美元,超过日本和德国两国的合计;俄罗斯为5.73万亿美元,超过日本;巴西为3.71万亿美元,超过法国。

看一个国家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主要应看人均经济发展水平,而反映人均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是人均GDP,包括按汇率法计算的人均GDP和按PPP法计算的人均GDP。例如,2021年按PPP法计算的人均GDP,卢森堡为137948美元,爱尔兰为114451美元,挪威为86897美元,瑞士为81603美元,丹麦为69912美元,荷兰为67693美元,奥地利为63452美元,瑞典为63375美元,这些国家按PPP法计算的人均GDP位于世界前列,它们均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均为发达国家。但上述国家的GDP都很小,2021年按PPP法计算的GDP,卢森堡为883亿美元,爱尔兰为5744亿美元,挪威为4699亿美元,瑞士为7103亿美元,丹麦为4093亿美元,荷兰为11869亿美元,奥地利为5680亿美元,瑞典为6601亿美元。其中荷兰按PPP法计算的GDP最大,也只占按PPP法计算的世界GDP的8‰。这也进一步说明,按PPP法计算的GDP不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指标。

按PPP法计算的2021年中国GDP虽然很大,但中国人口众多,2021年为14.12亿人,是同年美国人口的4.25倍,是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西班牙、澳大利亚、荷兰9个发达国家人口总和的2.66倍。按PPP法计算,2021年中国人均GDP为20407美元,相当于同年美国人均GDP(70988美元)的28.75%,日本人均GDP的46.01%,德国人均GDP的32.95%,英国人均GDP的38.62%,法国人均GDP的38.17%,意大利人均GDP的40.88%,OECD(这里的OECD人均GDP是按它目前的38个成员国计算的,其中包括2016年加入的拉脱维亚和2018年加入的立陶宛)38个成员国人均GDP平均水平的40.13%。如果把OECD成员国人均GDP平均水平作为发达国家人均GDP平均水平的话,中国人均GDP仅相当于发达国家人均GDP平均水平的四成。

在金砖国家中,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按新一轮ICP计算的2021年人均GDP分别为17310、38938、8019和14223美元,中国人均GDP低于俄罗斯,高于巴西、印度和南非,居于中间水平。

2021年按PPP法计算的世界人均GDP为20271美元,中国人均GDP与之大体相同。在世界银行公布的192个经济体中排在第85位。

可见,即使按新一轮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也属于发展中国家,根本谈不上发达国家。如果把中国归入发达国家,那么世界上80多个国家都属于发达国家了,这显然是不符合世界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的。

二、按PPP法计算的中国GDP被高估

观察按PPP法和按汇率法计算的2021年GDP世界排名前10位的国家(见表1),我们会发现,与按汇率法计算的GDP世界排名相比,发展中国家按PPP法计算的GDP世界排名都跃升了,发达国家的排名都后移了。中国由第2位跃升到第1位,印度由第6位跃升到第3位,俄罗斯由第10位跃升到第4位,巴西由第13位跃升到第7位,印度尼西亚由第16位跃升到第10位;美国由第1位后移到第2位,日本由第3位后移到第5位,德国由第4位后移到第6位,英国由第5位后移到第9位,法国由第7位后移到第8位,意大利和加拿大分别由第8位和第9位后移到第11位和15位。与按汇率法计算的GDP相比,发展中国家按PPP法计算的GDP提高的幅度明显高出发达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印度尼西亚分别高出61.80%、256.61%、210.94%、127.14%和197.56%;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分别高出11.21%、20.45%、12.74%和23.28%。上述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排名的变化和提高幅度的差异存在不合理成分,这主要是由于发展中国家以建筑产品、服务项目为主要内容的不可贸易品占相当大的比重,这会导致按PPP法计算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规模被明显放大。

2021年按PPP法和汇率法计算的全球前10大经济体的GDP情况

注:(1)表中数据取自世界银行;(2)“GDP占全球比重”为占世界银行公布的192个经济体经济总规模的比重。

注:(1)表中数据取自世界银行;(2)“GDP占全球比重”为占世界银行公布的192个经济体经济总规模的比重。

经过有关国际组织和国际专家的长期努力,国际比较方法不断改进,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存在许多不完善的方面。对中国而言,针对一些细分类项目,例如建筑品所采用的方法难以客观地反映中国的实际情况。在2021年轮国际比较项目中,我国所在的亚太地区建筑品PPP测算采用投入法(包括原材料费用、设备租赁费、人工成本等),而欧盟-OECD地区建筑品PPP测算采用产出法,两种不同方法测算的建筑品PPP具有一定的不可比性。就中国来说,建筑品的投入价格低于产出价格。同时,由于建筑品支出在中国支出法GDP中的占比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建筑品PPP的测算结果拉低了中国的PPP,从而拉高了按PPP法计算的中国GDP。

在2021年轮国际比较项目中,亚太地区住房服务PPP测算方法的变化和区域链接方法的调整,也拉低了中国PPP,从而拉高了按PPP法计算的中国GDP。在2017年轮国际比较项目中,亚太地区住房服务PPP测算采用参考物量法,在2021年国际比较项目中调整为混合法,这种方法下拉了中国PPP值,上拉了按PPP法计算的中国GDP。在2017年轮国际比较项目中,俄罗斯作为桥梁国,同时参与欧盟—OECD地区和独联体地区的价格调查,在汇总计算阶段,独联体地区通过俄罗斯与欧盟—OECD地区链接,以此参加全球比较。本轮独联体地区直接采用全球核心产品目录法进行汇总计算,与2017年轮相比,全球链接方法的调整下拉了亚太区和中国PPP值,从而上拉了按PPP法计算的中国GDP。因此,2021年轮国际比较项目对人民币的购买能力和PPP法计算的中国GDP规模存在高估。

综合以上因素,世界银行发布的按PPP法计算的GDP及其支出构成提供了分析研究的另一个视角,但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没有改变。从未来发展看,中国具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优势、超大规模市场的需求优势、产业体系配套完整的供给优势、大量高素质劳动者和企业家的人才优势,经济发展潜力巨大,空间广阔,前景美好。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国共产党一定能够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者系中国统计学会顾问)